弄清什么是中国特色自由贸易港(连载一)

来源:社科联  作者:钟业昌  时间:2020-07-06  浏览次数:836

正是人间四月天,无限春风来海上。

2018年4月13日,习近平总书记在庆祝海南建省办经济特区30周年大会上郑重宣布:“党中央决定支持海南全岛建设自由贸易试验区,支持海南逐步探索、稳步推进中国特色自由贸易港建设,分步骤、分阶段建立自由贸易港政策和制度体系。”这是一个横空出世、石破天惊的中央重大决策,这是一个致敬历史、擘画未来的国家重大战略。

面朝大海,谋局落子。什么是中国特色自由贸易港?我觉得,这个题目很大、很深、很广、很新。“很大”是因为这是习近平总书记亲自谋划、亲自部署、亲自推动和亲自宣布的重大国家战略;“很深”是因为海南植入开放的基因、放飞“自由港”的梦想,至今已经三四十年时间;“很广”是因为要学习对标当今世界最高水平的开放形态;“很新”是因为这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面对的新的重大课题。

一切向前走,但不能忘记走过的路;走得再远、走到再光辉的未来,也不能忘记为什么出发。基于此,我们开阔历史的视野,着眼于新时代的伟大实践,围绕中国特色自由贸易港从哪里来、怎么来的,以及中国特色自由贸易港是什么、怎样建设等诸多内容,努力去与大家一起把这个重大问题弄清楚。

一、海南“对外开放”的由来

“物有本末,事有始终。”在走向打造当今世界最高水平开放形态的新征程上,我们需要回望海南最初的开放是怎么来的,或者说,曾经的边陲海疆、国防前哨是怎么植入开放基因而变为开放前沿、建设热土的。在此,让我们把历史的时针拨回党的历史上发生伟大历史性转折的1978年,回望海南开放的“初心”。

(一)“对外开放海南岛”的首次出现

1978年6月,外交部、公安部、总参谋部和旅游总局联合发出《关于增加对外开放城市的通知》(旅规字〔1978〕14号),同意广东省海南岛(海口)自1979年起对外国自费旅行者开放。因当时海南岛交通和住宿等问题在短期内无法解决,广东省委经研究,暂不同意开放海南岛(海口)。

在此两个月之前的4月,习仲勋南下广东任省委第二书记(当年12月任第一书记)。习仲勋非常重视旅游事业发展,为加强对全省旅游工程建设的领导,10月30日,习仲勋主持召开省委常委会议,议题是关于成立省旅游工程领导小组等。这个领导小组由省领导焦林义任组长,领导小组下设办公室,办公室设在广东省计委。

在这样的背景下,广东省革命委员会外事办公室从旅游事业发展前景考虑,特派人前往海南了解情况,并向海南区党委领导汇报请示。他们认为,海南岛具有发展旅游业的独特条件——热带地区,尤其以崖县、三亚更为显著,在冬季很适宜外国旅行者来游泳。此外,还可参观热带作物,游览风光和名胜,了解少数民族历史、文化和生活的发展变化。但从目前住宿、交通和风景区的建设来看,接收旅游者条件尚未具备。因此,外事办于11月20日向省革命委员会写了一份《关于对外开放海南岛的请示报告》,提出他们的意见:“明年暂不开放,进行一年的准备和建设工作,一九八○年有控制地开放,加紧建设,争取一九八一年较全面地开放。”并指出,“现在时间紧迫,要立即做好规划(如三亚镇附近各部门都在圈地建房,必须从速退出旅游区用地),选定重点,集中财力物力搞好几个区域的宾馆和游览项目的建设”。这就是说,在1978年中央工作会议召开之前,海南岛的对外开放主要是向国外旅行者开放,其作为一项具体的外事工作,已进入广东省的工作议事日程。

(二)中央工作会议上比较海南与台湾带来的“深思”

1978年11月10日至12月15日,中央工作会议在北京召开。这次中央工作会议为12月18日至22日召开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做了充分的准备。

在中央工作会议上,习仲勋做了题为《广东的建设如何大干快上》的工作汇报。他在汇报中讲了四个问题:第一,重新认识农业问题;第二,千方百计地创造条件,开辟新的生产门路;第三,开发海南;第四,加强对港澳的经济联系和调动华侨建设祖国的积极性。

1978年的海南,还处于“加强防卫,巩固海南”的备战状态,处于贯彻“以粮为纲”的方针而使热带、亚热带资源优势得不到充分发挥的状态,处于“宝岛,宝岛,就是吃不饱”的贫困状态。就是在这样的时刻,习仲勋在最高级的中央工作会议上为开发海南陈情,一开始就说出将海南与台湾进行比较后的感受:“海南岛的面积32200多平方公里,比台湾才少2000多平方公里,人口不及台湾1/3,自然条件比台湾要好,又是革命老根据地,但目前经济建设落后,市场紧张,群众生活贫困,这不能不值得我们深思。”这是多么发人深省的比较!

习仲勋虽然刚到广东不久,但他了解海南经济发展缓慢落后、市场供应紧张、群众生活困难的情况。他就听有人谈过,海南猪肉、葱很少,葱一元多一斤,群众、军队对此很有意见。于是,1978年10月下旬在听取海南区党委关于整风情况的汇报时,习仲勋要求海南要重视群众生活问题,特别是城镇居民的吃菜问题。他说,菜的问题要抓一下,种菜的土地要做个规划,工农商学兵,各个团体都要搞种菜、搞基地。

习仲勋在1978年11月的中央工作会议上拿海南与台湾比较,1979年1月考察海南之后在思考怎样开放海南的时候,他再次拿海南与台湾比,还表达了把海南老百姓生活搞好是要给台湾看看的心愿。

台湾与海南是我国的两大岛,人们把它们进行联系比较不是今天才有的事,而是至少可以上溯至历史上三国时代吴大帝黄龙二年(公元230年),将近1800年前。尤其在自清末迄今的100多年中,国人对琼台两岛的比较更是从不间断,此起彼伏,其间经历了三次高潮:一是刘坤一、彭玉麟、王之春、曾纪泽、张之洞等晚清名臣,他们是拿海南与台湾进行比较的第一代国人;二是代之而起者,孙中山、胡汉民、宋子文、张发奎等民国政要;三是新中国进入改革开放的新时期,习仲勋、谷牧、王震、胡耀邦、邓小平、万里等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他们先后将海南与台湾进行比较。

在历史的长河中,人们对中国琼台两大岛比较的内容也与时俱进,由最初的自然环境、资源禀赋的比较,发展为甲午战争后两岛发展差距的比较,进而发展为社会主义与资本主义制度优劣的比较。海南40年来的开放,可谓一路走高,经历了1980年的“准特区”、1983年的“不是特区的特区”、1987年的“大特区”、2009年的“国际旅游岛”等阶段,现在又进入了全岛建设自由贸易试验区和探索建设中国特色自由贸易港的新时代。这大都是深思“台湾因素”所产生的作用。

在习仲勋的大力推动下,国务院于1980年6月30日至7月11日在北京召开了“海南岛问题座谈会”。国务院当年7月24日批转的《海南岛问题座谈会纪要》(国发〔1980〕202号)一开篇就说:“海南岛是我国少有的热带宝地之一,面积同台湾岛相近。”这种地理条件的联系比较,进一步开启了加快海南岛开发建设对促进台湾回归、完成祖国统一大业重大意义认识的发端。因为当时海南的面积比台湾少多少未能确定,这就有了它们面积“相近”的说法,如同后来邓小平说它们的面积“差不多”。

1983年4月1日,中共中央、国务院批转的《关于加快海南岛开发建设问题讨论纪要》(中发〔1983〕11号)中明确指出:“加快海南的开发建设,是全党全国的一项重要任务。它对于支援全国的四化建设,加强民族团结,巩固祖国南海国防,促进台湾回归、完成祖国统一大业,都具有重大意义。”

1988年4月14日,国务院批转的《关于海南岛进一步对外开放加快经济开发建设的座谈会纪要》中又指出:“海南岛地处南海前沿,战略地位十分重要,具有独特的资源优势,是我国的宝岛,又是著名的老革命根据地,有黎、苗等兄弟民族的聚居区。把这里的经济和文教科技事业尽快搞上去,对于实现社会主义现代化,加强民族团结,巩固国防,完成祖国统一大业,有着深远的意义。”

始于1978年中央工作会议上的海南与台湾发展差距的比较,成为海南最终建省办经济特区的重要影响因素。这件事由习仲勋最先发声,而由邓小平一锤定音。1984年2月24日,邓小平在北京同中央领导同志谈关于增加对外开放的沿海港口城市问题时说:“如果用20年时间把海南岛的经济发展到台湾的水平,那就是很大的胜利。”(这句话后来修改为:“我们还要开发海南岛,如果能把海南岛的经济迅速发展起来,那就是很大的胜利。”)1987年6月12日,他在北京会见应邀来访的南斯拉夫客人时又说:“我们正在搞一个更大的特区,这就是海南岛经济特区。海南岛和台湾的面积差不多,那里有许多资源,有丰富铁矿,有石油天然气,还有橡胶和别的热带亚热带作物。海南岛好好发展起来,是很了不起的。”

2013年4月,习近平总书记在海南考察时指出:“邓小平同志拿海南同台湾比较,意味深长。海南和台湾是祖国的两大宝岛,台湾3. 62万平方公里、2332万人,海南3. 54万平方公里、901万人,人文、资源多有相似之处。如果把海南岛好好发展起来,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就很有说服力,就能够增强人们对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信心,也就能促进祖国和平统一进程。”

可以这样说,海南对外开放之所以如此一路高开高走,一是因为绕不开的台湾,二是因为离不开的香港。绕不开台湾,就是要通过比较海南与台湾的发展差距,进一步加快开发建设海南,把海南岛的经济迅速发展起来,用生动实践证明社会主义制度优于资本主义制度;离不开香港,是因为海南岛要更好发展起来,需要参照对标香港的自由港模式,实行资金、商品、人员进出自由的开放政策。

(三)放手开发海南的“开放”政策设想

由海南与台湾经济发展差距的比较而发出“深思”,其结果就是习仲勋建议国家把海南的开发作为重点。

他在1978年的中央工作会议上所作的发言中紧接着提出:“建议国家把海南的开发作为重点,大力发展橡胶、剑麻等热带作物。但是,从解放以来,由于海南的粮食问题没有很好解决,大规模开发海南确有困难。海南东方、昌江一带(即海南的西南部)有连片荒地约一百万亩,长年无霜,日照好,不受台风侵袭,只要解决了水利问题,是个非常好的谷物和热带作物产区。当前压在海南头上的粮食账,每年约两亿斤。所以,我们设想:在今后几年内请国家专门调拨一些粮食给海南,在这个时期内,尽快把大广坝水库修建起来,把西南部那片荒地办成谷物和热带作物农场。那里草很多,头几年一面养牛,一面建场。建场后,如果用40万亩种水稻,每亩如收获800斤稻谷,总共就是三亿多斤粮食,海南今后无论是建设用粮或战备用粮,都可以解决。这样放手开发海南,有朝一日打起仗来也好,就有了可靠的物质基础。”他提出:“农场一动手就搞现代化的,不能再用移民的办法,最好是国家投资,也可以由海外华侨投一部分资,用以引进先进设备和技术。这一着棋走活了,开发海南问题也就基本解决了。”(《习仲勋文选》,中央文献出版社,1995年版,第283~284页)

在重点开发海南、放手开发海南的设想之下,让华侨投资开发海南、引进先进设备和技术开发海南等具体设想,已经体现实行开放政策、吸引外资的要求。当“国门”还未打开的时候,尤其在海南还处于国防前线、对敌斗争前沿的时候,提出这样的开放海南的具体措施,是富有远见的。这是我国即将进入改革开放新时期呼吁开放开发、建设海南的第一声!海南最终走出“闭岛锁区”(胡耀邦语)状态,直至建省办经济特区,“基因”就深植在1978年11月召开的中央工作会议上。

这次的中央工作会议上同样传递出“开放”的时代新信息。为了开阔与会者的视野,借鉴有益的经验,会议期间向与会者印发了《苏联在二三十年代是怎样利用外国资金和技术发展经济的》《香港、新加坡、南朝鲜、台湾的经济是怎样迅速发展起来的》《罗马尼亚、南斯拉夫的经济为什么能高速发展》《战后日本、西德、法国经济是怎样迅速发展起来的》等4份材料。这些材料引起大家极大的兴趣。习仲勋等与会者从中开阔了眼界,也打开了思路。他在发言中结合广东具体实际,谈到了农、林、牧、副、渔五业并举和农副产品加工业、商业并举,发挥广东优势,放手发展经济作物、畜牧业和渔业,放手发展外贸出口工业,给地方更大自主权,吸收外资,引进先进设备和技术,加强广东与港澳经济合作,以及调动华侨建设祖国的积极性等一系列问题。这些实际上成为后来广东要求中央放权,让广东在改革开放中先走一步的先声。

(四)“怎样开放海南”的时代之问

1979年1月15日,叶剑英元帅由习仲勋陪同到海南榆林考察。海南气候好,春耕生产已经开始,群众的生产热情很高,这些都给习仲勋留下非常美好的印象。

从海南岛回到广州,1月19日下午,习仲勋主持广东省委常委会议,向常委汇报海南的情况和对搞好海南各方面工作的设想。他在讲话中说,怎样开放海南?日本很快搞上去,我们为什么搞不上去?海南比台湾少2000多平方公里。从战略上讲,海南无论如何要巩固。要从这出发,把农业搞上去。要搞大的农场,搞十来二十万亩。先搞规划要点,请示中央。春节和外面回来的人说说,要他们投资,有的合营,以旅游收入建设海南。兴隆农场去年旅游收入一万多元。搞旅游叫风景出口,可以大搞。资本家来可鼓动鼓动。首先搞旅游。搞旅游来得快。胡椒等亚热带作物可大搞。于我们有利就要搞起来。把老百姓生活搞好,我们搞好也是给台湾看看。

这个讲话表明,在参加1979年4月的中央工作会议、向中央提出要权及设立特区之前,习仲勋就已经思考怎样开放海南的时代命题了。当时的海南完全处于“闭岛锁区”的状态,况且整个国家也还处于贫穷落后且谈“资”色变的时代,这时就提出鼓动“资本家”来海南投资、发展旅游业,这是怎样一种胆略气魄和远见卓识!

怎样开放海南?习仲勋一开始就提出发展旅游业,说发展旅游叫风景出口,海南可以大力发展旅游业,以旅游业收入建设海南。后来,无论是提出“工农贸旅并举”方针,还是实施“一省两地”产业发展战略,及至“国际旅游岛”建设纳入国家战略,旅游业都置于海南产业发展的显赫位置。尤其是进入新时代以来,海南正在加快建设国际旅游消费中心,以更有力的举措擦亮国际旅游岛这张重要名片。

“怎样开放海南”的时代之问,也推动着海南的工作进程。海南区党委1979年5月在《关于海南经济建设的意见》中就提出这样的新设想:“利用外资加快海南的开发。搞好对外贸易,办好20个外贸主要产品出口基地,1980年达到90万亩;大力发展旅游事业,发展补偿贸易、合作经营、来料加工、吸收侨汇等,积极引进外资。”这对于推动海南从封闭落后走向开放搞活,具有开风气之先的时代意义。

(五)海南的“开放元年”

1980年5月4日,叶剑英元帅在习仲勋的陪同下到海南岛三亚视察。此时正是海南农垦和社队之间的纠纷日趋严重之际,习仲勋在海南期间,就场社的关系问题开了3天座谈会,了解情况,听取意见。

回到广州后,习仲勋又同省委和有关部队负责同志交换意见,深感海南场社问题现在越来越激化,成了海南岛不安定团结的重要因素,到了非解决不可的时候了。为彻底解决海南农垦和社队纠纷的老大难问题,充分发挥海南优势,争取尽早把海南岛建设好,习仲勋5月19日签发了给中央和国务院的《关于解决海南农垦和社队纠纷问题的请示报告》,提出五点意见,指出为了使问题的解决能够有较好的思想基础和得出比较妥善的方案,“我们拟于六月内,召开有海南区党委、自治州党委、省农垦总局、海南区和自治州农垦局,以及省农业、林业、计划、商业等有关部门负责同志参加的会议,把问题摆到桌面上来,敞开思想,畅所欲言,统一思想,统一方针,统一政策,然后由省委、省政府负责同志带队,组织工作组到海南去,把农垦和社队之间的纠纷切实解决”。这封电报促成了国务院1980年6月30日至7月11日在北京召开“海南岛问题座谈会”。

当年7月24日,国务院批转了《海南岛问题座谈会纪要》(国发〔1980〕202号),当中提出对海南岛实行放宽政策,把经济搞活,所确定的八条措施中,第一条就是:“在进出口贸易上,主要是对香港的出口,应让海南有更多一些自主权。对外经济活动可参照深圳、珠海市的办法,给以较大的权限。”

创办经济特区是我国对外开放的具体体现和伟大的创举。以1980年8月26日第五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五次会议批准施行《广东省经济特区条例》为标志,深圳经济特区正式成立。由于有了“对外经济活动可参照深圳、珠海市的办法”的特殊政策,海南岛在当时中国的对外开放格局中,实际上取得了“准特区”的地位。对外开放结束了海南长期“闭岛锁区”的历史,开辟了海南岛开发建设的新纪元。正是从这个意义上说,1980年成为海南的“开放元年”。

中央的重大决定,从方针、政策上解决了海南治穷致富的问题,为海南“四化”建设指明了方向,反映了海南人民的根本利益和共同愿望,体现了党和国家对海南各族人民的巨大关怀,因而受到全区人民的衷心拥护。有些干部群众把国发〔1980〕202号文的发布称为“海南第二次解放”,把新的生产方针称为开发海南的“金钥匙”。他们说:“国务院的决定解决了我们30年来想解决而没有解决的问题,只要我们同心同德,按照这个新的生产方针,扎扎实实搞三五年,海南岛就将变成真正的‘宝岛’。”

海南封闭的“岛门”打开后,很快吸引了岛内外的热切关注,一度出现“现在外商的积极性可高了”的喜人景况。1981年4月召开的海南汉区对外经济工作会议,传递了这样的信息:“引进外资促进开发也有所发展,半年多来,全区与外商、侨商和港澳商人达成协议15项,共7906万美元,经营种植、养殖及矿产等生产项目。”

从会议透露的情况,可看出外商看好海南,尤其很多大项目的建设备受他们的青睐,海南展现出“岛门”初开的无限魅力。根据会议材料,可以梳理出当时外商(财团)对海南感兴趣的大项目和涉及的领域,这些项目就是在30多年后的今天来看仍然是“重量级”的,也是符合海南发展实际的,比如:

英国、法国财团来海南,多次同我方洽谈要建设大广坝水电工程。大广坝水电工程的建设是比较迫切的,现在英国布朗公司、法国大财团都要求参与建设,并报了设计书,法国财团还在广州市专门举办了大广坝水电工程设计展览。

外商的积极性非常高,法国一个财团准备了10亿美元来海南投资,而我们能用什么东西来回报他们?这个规划工作现在还赶不上。

林汉生同我们签了几项协议,要在海南岛发展10万亩海水养殖。

美国财团想搞一个畜牧场,投资大概3000头良种牛,由他们来管理,亏本由他们负责,赚钱双方分成。

在种植咖啡、腰果等方面,有些外商想在羊山地区帮助我们改造荔枝品种。

新加坡不少商人对开发海南有很大兴趣。何跃忠看中了我们的石灰石资源。陈功诚先生是陈嘉庚的儿子,他说海南如果有充足的石灰石资源,可以开办一个年产100万吨水泥的水泥厂。海南水泥运到新加坡,路程不远。这又是一个大项目。陈功诚先生的大财团已和我们签订合同在澄迈搞12万亩油棕基地,投资4000万美元。

兴隆华侨农场,很多客商都想到那里旅游,发展旅游的外汇收入除给中央外,全部归兴隆使用。

同我方签订合作的东寨港10万亩养殖场,搞起来是全国养殖业最大的项目。

最近美国加州一个财团想同我们合作发展畜牧业,通过我们大使馆写信来问我们地点在哪,如定了点,马上送牛来。

现在来谈的外商很多,大广坝算是一个大项目,东寨港又是一个大项目。有两个公司表明了开发海南石油的意愿,如我们同意,他们将投资50亿美元。

文昌县铺前2条渔船合作生产,搞起来时间不长,已赚到了50万港元。最近,泰国有5条渔船来,正在办理手续。人家出成本,我们分利有好处。

过几天伊拉克王子要来,泰国还有其他外商要来。

香港两个大老板过几天也要来,他们是来搞啤酒、皮革、畜牧业的。

听说木麻黄切片每吨可售119~120美元。听说日本化验我们的木麻黄树后认为是上等木材,可我们则当做下等木材。小叶桉木片也是可以卖100多美元一吨,外商在湛江有多少就要多少。

……

“岛门”打开了,海南人民很快体会到要利用外资来加快海南的开发,他们说:“我们海南要加快经济建设,在全国经济进行调整期间,要国家给予更多、更大的投资是有困难的。那么海南的建设除了靠自力更生,由中央和省给我们一定的帮助之外,有一条重要的渠道,就是要引进外资、引进先进设备、引进先进技术,以加快海南的建设。这个方面,只要我们搞得好,可以多引进外资及各种先进设备和技术。以最近我们同外商接触的情况看,利用外资开发海南有很大的潜力,这是一个很重要的渠道。”

在1981年底,广东省委、省政府又通过《关于加快海南岛开发建设几个问题的决定》,这个决定的基本精神,就是要在中央和省的统一领导和支持下,实行对外更加开放,对内更加放宽的方针,以开放促开发,把经济搞活,使海南岛尽快富裕起来。此决定的出台,表明从1978年底启程的改革开放新时期的海南开发建设,至此走上了“以开放促开发”的全新道路。

开放的“基因”植入海南,海南人民由此希望飞得更快更高。他们很快有了更远大的梦想,那就是最好的开放模式、最高水平的开放形态,那就是让人魂牵梦萦的“自由港”了!(内容来自海南出版社2019年12月第1版出版的《弄清什么是中国特色自由贸易港》)

  •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