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学是海南走向世界的特殊名片

来源:社科联  作者:社科联  时间:2018-01-22  浏览次数:1207

苏学是海南走向世界的特殊名片

——在纪念苏东坡诞辰981周年座谈会

暨“海南省苏学研究会”筹备工作会议上的讲话

 

海南师范大学文学院原院长、教授、博士生导师阮忠

2018年1月8日

 

各位同仁:

  关于东坡文化的研究,相对于苏洵、苏辙以及苏迈、苏过等的研究,目前来看是最为突显的。因对东坡的研究会涉及他的前辈、晚辈及朋友等人的研究,用“苏学”这个名称把所有的相关研究都统起来,是很有意义的。关于苏轼父亲苏洵、弟弟苏辙及儿孙等人的学术研究或其他相关历史研究,还很不完备,很有必要强化,我们可以通过“苏学研究会”系统地、全面地研究、传承和弘扬。今天是海南的苏学研究,也许明天就是全国的苏学研究。因此,李公羽先生的创意和组织,可以说在这个领域作出了重大贡献。

  苏学研究对于海南以及儋州,意义非同小可。东坡说自己的平生功业“黄州惠州儋州”,最后落点是儋州。虽然这话中有牢骚和悲愤,但儋州是东坡创作和学术研究的归宿地。他离开儋州之后,没有想到自己的生命只有一年。而这一年他从儋州到常州,一路都在奔波,后来还生了重病,没有大量的创作了。那么我们可以说,他最后的创作高峰在儋州。海南学者应有当然的责任,对东坡研究下更大的力气。几十年来,海南学者、包括儋州学者在东坡研究方面做了许多工作。我的老师、海南大学的周伟民教授、唐玲玲教授在东坡研究方面就有很大的贡献。但归结起来,目前海南的东坡研究可以说有两个方面还做得不够。一是海南学者对东坡的研究是散兵游勇式的,没有集中力量,没有形成一个研究团队,有组织、有计划地进行研究。二是儋州举办的东坡文化活动及相关活动,更多地重在表现形式,也没有有意识地将海口的苏公祠、临高的苏来村、澄迈的通潮阁等联系起来,与海口、临高、澄迈共同开展深入系统的研究,拿出更好的研究成果,向全国的学术界报告,向世界报告。这样的状况是需要改变的。海南应当是东坡研究的重镇,而从东坡研究扩展到苏学研究,有助于审视东坡父子及其他人的相互关联,从而使东坡研究更有学术的、生活的厚度。从这个角度说,海南筹备成立苏学研究会,的确是具有重要意义的。

  东坡被贬黄州、惠州、儋州,再加上出生地四川眉州,构成了四市东坡文化节的基本线索和氛围。上个月海南广播电视总台约我,为纪念东坡拍摄电视专题片,重走东坡当年在海南走过的路。我很感慨,因为现在这条路还很难走,可见当年行走更加不易。同时我还想到,眉、黄、惠、儋四州,现在四个市以“东坡文化节”之名串起来了,以后也许还有东坡任职的其他地方会参与联合,形成新的东坡文化旅游路线。但海南至今仍然没有把东坡走过的路,去过的地方连接起来,形成独具风情的海南东坡文化旅游路线。从海口的府城,澄迈的通潮阁、罗驿村,临高的苏来村,到儋耳山以及儋州中和镇的东坡书院、桄榔庵。譬如澄迈通潮阁,东坡当年北归时路过这儿,曾有《通潮阁二首》。这通潮阁东坡诗里说“眼明飞阁俯长桥”,在当时是海南美景,最后毁在日军炮火中,现在只有横七竖八的石柱石墩,淹没在草丛中,破败荒芜。武汉的黄鹤楼,南昌的滕王阁,都是现代重建的。我们是不是可以在那里重建“通潮阁”?政府没有重视,民间也缺乏认知。还有儋耳山,这山的确是当地最高的山,傲视群岭。拍重走东坡路的记录片时,省电视台的女制片人小李在前,我气喘吁吁地跟在后面,一步一步艰难攀行。道应该还是当年的古道,虽经开拓,但仍难行,而且这里没有任何关于东坡的记载。东坡当年写的名诗《儋耳山》:“突兀隘空虚,他山总不如。君看道旁石,尽是补天余。”这里也没有任何反映。东坡曾任职登州五天,现在登州的苏公祠成为地标性建筑,“五天登州府,千年苏公祠。”对比起来,海南的情形同样让人感慨。我们要把这些保存起来,规划好,发展好。因为东坡真正是海南的宝贝,他的影响不仅在儋州、在海南,还走向了全世界。我们自己应该一一加以梳理,认真研究,把东坡优秀的传统文化继承下去,使之活得起来,传得下去。这方面海南大有可为。

  多年前,我在海大的曹锡仁教授带领下去过儋州中和镇,当时提出来建一条仿古的北宋街。现在有一些规模了,有了新建的“旧时景”的氛围,这将会使人们对儋州中和镇、对东坡书院有更多的关注与投入。现在海南旅游往往容易把海南最有代表性的东坡文化丢掉。这固然有路线不好走的客观原因,但也是我们对东坡的宣传很不够,至今没有充分认识到东坡对于海南有多么重要的、多么特殊的意义和作用。

  东坡不仅是海南的文化名片,也是世界的名片。2017年纪念东坡诞辰980周年,海南用一年时间作了专题书法作品全国巡展,策划人李公羽先生确定其主题为“永远的苏东坡”;两个月前我到眉州参加第八届东坡文化节暨东坡文化国际学术高峰论坛,他们提的是“世界的苏东坡”。“永远的苏东坡”和 “世界的苏东坡”刚好从两个角度,构成了苏东坡在时间和空间上的永恒,意义非凡。

  人大冷成金教授说:“孔家作为第一大家,有政治和意识形态的因素。苏家特别是东坡,他的人生情怀所表现出来的对于生活的热爱、对于人生的豁达,这是很多平民百姓都需要的。”东坡近千年为什么能得到这么多人的热爱?真的与他的情怀、态度、境界有直接关系。他生命坎坷,有时也发牢骚,但牢骚发完很快就好了。如果他始终都在发牢骚,都在怨天尤人,我们也许就不会这样热爱他、怀念他了。

  东坡始终以热爱生活的眼光看这个世界,用他宽广的胸怀来拥抱这个世界,他的精神财富,留给海南人民非常宝贵的遗产。

(根据录像整理)

  •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