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第6期]孙亦平:你可以幸福——解密传统文化中的幸福观

来源:社科联  作者:整理:罗继东  时间:2017-11-03  浏览次数:332

你可以幸福
——解密传统文化中的幸福观

 

主讲人:孙亦平(南京大学哲学系、宗教学系教授,博士生导师)

(讲座时间:2017617日;2017年第16讲,总第295讲)

 

幸福,是千百年来人类所追求的人生理想。人的一切行为最终目的都将归于对幸福生活的渴望。传统文化是指一个国家在历史发展中逐渐形成的各种思想观念、生活习俗和文明成果的总和。中国传统文化中的幸福观尤其反映了中华民族的文化特征和精神风貌。在现实生活中,幸福与不幸、快乐与痛苦构成了人生的两面性。解密传统文化中的幸福观,可为我们打开获得幸福生活的大门。

    什么是幸福?

幸福是人对生活境遇的一种体验与感受、一种追求与理想。当人们思考自己的人生意义与价值时,幸福问题就凸显出来了。21世纪以来,“幸福指数”这一概念已在中国社会中被广泛引用来作为衡量民众生活满意度的一项综合指标,可见人们对幸福的重视。

人们对“什么是幸福”有着各种各样的认识和理解,其大致可分为三类:一是从感觉主义出发,把幸福看作是在追求满足感官欲望的物质享受中所得到的快乐,使“所求”大于“所得”,这是一种不断索取的幸福观,会导致享乐主义、纵欲主义的盛行;二是从禁欲主义出发,把幸福理解为通过排斥感官享受而获得超越世俗生活的精神满足,在“所得”不变的情况下,降低“所求”,使“所求”小于“所得”,这是一种自我约束的幸福观;三是从理性主义出发,把幸福视为身体的无痛苦和精神的无纷扰,追求“所得”与“所求”相平衡。

不同的民族文化也有自己独特的幸福观。有人认为,相比较而言,西方哲学与宗教对幸福观讨论比较多,中国古代思想中没有特别突出“幸福”这一概念。其实,中国古代思想家习惯于将智慧贯穿于对日常生活的理解中,对理想人格和完满人生的设想中就关涉到幸福问题,但却具有不同的视角。如果说,西方哲学与宗教主要是从神学目的论的角度关注幸福问题,那么,中国古代思想家则从人的日常生活中抽象出“理想人格”,作为幸福人生的目标。

传统文化中的幸福观

中国传统文化的内涵十分丰富,先秦有诸子百家,汉代之后是儒佛道,其中对幸福观的探讨成为值得珍视的文化财富。

儒家的“五福”

对于“福”字的解释,大概要数中国现存最早的经典《尚书》提出的“五福”讲得最早、最透彻。《尚书·洪范》记载,周武王于平定天下后,拜访商朝遗臣箕子,向其请教治国平天下的至理要道。箕子感其诚意,向武王陈述九项治理天下国家的法则,被称为“洪范九畴”:“初一曰五行,次二曰敬用五事,次三曰农用八政,次四曰协用五纪,次五曰建用皇极,次六曰乂用三德,次七曰明用稽疑,次八曰念用庶征,次九曰向用五福,威用六极。”其中第九种提出“五福”概念:“一曰寿,二曰富,三曰康宁,四曰修好德,五曰考终命。人生有五种幸福,分别是长寿、富有、健康安宁、爱好修德和老而善终。有幸得到,就可免去灾祸,福气降临,这就是幸福。汉代经学大师郑玄(127~200)注“五福”曰:“此五者,皆是善事,自天受之,故谓之福。福者,备也。备者,大顺之总名。”他将“五福”看作天授之于人的极大善事,只有五者齐备——高寿以延续生命的长度,生活富裕以充实生命的内涵,身心健全以提升生命的质量,修德助人以扩大生命的境界,乐享天年以享受生命的本真,生命才会充满喜乐而有其意义,才能称之为“福”。因此,中国有“五福临门”、“五福并臻”等成语,由此说明幸福是一个内涵丰富的概念。

为了更好地展示“五福”,《尚书·洪范》在“五福”之下列出“六极”作为对照:“六极: 一曰凶短折,二曰疾,三曰忧,四曰贫,五曰恶,六曰弱。 “六极”是说人生有六种极其凶恶之事:早夭、疾病、忧愁、贫困、丑恶和懦弱。五福与六极恰好相反相对,是古今中国人所孜孜不倦的追求和避之唯恐不及的生活两极,这是因为趋吉避凶是人的本性。

“五福”之中,除“寿”和“考终命”算是属于自然规律的东西之外,其余三福,都与人的“修为”有关。唯有善,人才可得行春风秋雨,广结善缘,身心安康。可谓善有善报,恶有恶报,看似命定,实则自为。

道家、道教的“知足常乐”

道家的老子,从对人的生命现象认识出发,表达了对幸福的讨论。如《老子》说:“吾所以有大患者,为吾有身,及吾无身,吾有何患?”(13章)人的身体出世,就意味着个体命运的发生。对于每一个心智健全的人来说,幸福与不幸的感觉始终伴随着生命的成长。在老子看来,人生痛苦的原因之一,就在于人有身体以及伴随着身体而产生的种种欲望与苦乐感受,如何去苦求乐获得幸福,就成为后来国学中经常讨论的话题之一。老子倡导道法自然,将“见素抱朴、少私寡欲”作为人生幸福的原则:“五色令人目盲;五音令人耳聋;五味令人口爽;驰骋畋猎,令人心发狂;难得之货,令人行妨。是以圣人为腹不为目,故去彼取此。”老子要人保持言行淳朴,减少私心杂念,降低对声色犬马、功名利禄的追求,合理地控制自己的欲望,适度持中,既不纵欲,也不禁欲,以求获得“知足常乐”的幸福感。 

庄子超越了任何知识体系和意识形态的限制,摒弃了对物质生活的过度追求,通过“天下有至乐无有哉?”(《庄子·外篇·至乐》)去思考人生的幸福问题。人生在世什么是最大的快乐呢?人应怎样对待富和贵、生和死呢?庄子提出“至乐无乐”。任何事情都有两面性,有乐的同时也就产生了悲、苦、不幸,所以想要“至乐”,只有“无乐”,也就“无悲”了。没有任何地不快乐的念头,才真正做到“至乐”。

道教则在老庄思想的基础上,以“得道成仙”为基本信仰,教导人们学道、修道、行道、弘道,认为幸福不在于占有富足的物质生活,拥有极大的权力名声,而在于通过生命修炼来保持身体健康和精神愉悦,追求延年益寿以至于长生成仙。千百年来,道教以顺应自然、知足常乐相号召,把保重身体、快乐地活着放到了人生幸福的高度。道家道教的幸福观有三个维度:幸福的个体维度——返朴归真的理想人格;幸福的社会维度——小国寡民的理想社会;幸福的精神维度——崇尚“天地与我并生,而万物与我为一”的自由境界。

如果说,儒家进取式的人生幸福观,是用加法方式,那么,道家的“知足常乐”则用减法方式。进可儒,退可道,儒道两家在幸福观上形成了鲜明差异。道教注重养生文化,追求身心健康,对现实人生来说正好可以起到互补作用。

佛教的“离苦得乐”

“幸福”在巴利文或梵文中是“sukha”,意思是舒适、自在。在佛教的经典中,幸福有两种不同的表达,一种是来自世间善法的幸福,一种是出世间的涅槃。涅槃是佛教追求的远离执著和欲望的最高幸福。佛教的幸福观包含了从世间到出世间的所有幸福。

佛教的解脱理想虽然是基于对“人生皆苦”的价值判断,但却表达了对永超苦海之极乐的向往,透露出了对人生永恒幸福的一种追求。中国佛教提倡用戒律来限制人的欲望,倡导既非纵欲、亦非苦行的中道生活。

《善生经》是佛陀对在家信徒宣讲的一部佛经。对于在家佛教徒来说,幸福需要三方面的实践:一定的物质基础、合理的社会关系、温暖的家庭生活。“善生”以现代话语来说,就是“为善的生活”。在佛教教义中,国家安宁、社会公平、经济福利、和谐环境对于人类幸福来说是必需的,但是每个人还必须通过“为善去恶”的道德修行、心志磨炼,在追寻生活的意义中觉悟幸福。

传统幸福观的核心:德福之道

《尚书·洪范》虽然提出了“五福”的概念,并用“六极”与之相对照,但对如何获得幸福却没有展开说明。如何获得幸福?幸福不是靠追问就能得到的,孔子的后代孔安国(前156年~前74年)在《尚书》的注疏中,将“五福”所包含的商周文化中关于“德福”问题揭示出来,归纳为“德福之道”,“好美德”是获得幸福的根本之“道”。

1、为德行善是“德福之道”的根本。

2、行善的依据在于个人的良心、美德和正确的行为。

3、善恶报应是“德福之道”的关键。

4、德福之道又可以表现为“转祸为福之道”。

这样,以“为德”、“行善”为中心的“德福之道”,在传统文化中就成为一个与幸福相伴的重要概念,一直影响着中国人的幸福观。

儒家:“德福”不仅要通过人为的努力,还需要诉诸客观的第三者——上天的赏善罚恶得以落实,故有“头上三尺有神明”、“人在做,天在看”等说法在民间流传,既反映了儒家伦理对道德劝善的重视,但在如何“转祸为福之道”上不如佛教的因果报应论和道教的劝善说对人心更具有束缚力和威慑力。

道教:宋代道教发明《太上感应篇》、《功过格》、《阴骘文》等劝善书,宣扬人在日常生活中只有为善才能远避灾祸、获得幸福。如《太上感应篇》开篇曰:“祸福无门,唯人自召,善恶之报,如影随形。”具体列举了26条善行和170条恶行,作为趋善避恶的标准,劝导人要想长生多福,必须行善积德。再通过神灵赏罚、信条戒律等对人的思想和行为的约束力,作为实现“转祸为福之道”的有效方法,由此也说明,制度建设对于获得幸福的重要性。

德福之道的现代意义

解密传统文化中的幸福观,有助于我们辩证地认识人生的两面性,通过“德福之道”使生命充满喜乐。《尚书·洪范》“九畴”中的“五福”,本为劝勉人向善而设定的,道家、道教的“少私寡欲”为去除人的妨碍幸福的欲望而说,佛教《善生经》讲述如何为善去恶而有助于使生命充满喜乐。传统文化中用以鼓舞劝诱人修德向善的内容,在今天依然具有积极的现代意义。

第一,对于个人来说,去除贪欲,知足常乐。汉代郑玄曰:“福是人之所欲,以尤欲者为先。”幸福是人的一种欲望。依心理学家的看法,幸福是一种欲望得到满足之后的心理感觉。由此,幸福获得与欲望满足之间就有着密切的联系。欲望是人想要得到某种东西,或想要达到某种目标的要求,其本身并无善恶,但若是不健康或不合理的欲望过于强烈,造成的后果直接影响到自己或他人的生存,就会有善恶之分,幸福与不幸之别。幸福观围绕着人对“欲望”应采取什么样的态度,才能使身体的无痛苦和精神的无纷扰而展开的。

第二,从家庭来看,在古代农耕社会,“幸福”就是一家人在一起,有田种,有饭吃,有衣穿,子孙满堂,还能养几只羊、几头猪、几只鸡等,这就是幸福。《易经·文言》曰:“积善之家,必有余庆。积不善之家,必有余殃。”以家庭为基础的中国传统社会,家族血统代代相传,因具有超越个人生命长度的历史,更注重善恶报应对一个家族一代代人生活的影响。若懂得了这种因果报应之理,便不敢为非作歹。今天,家庭幸福依然是个人幸福的重要支撑。幸福具有主观体验性和传染效应,从在家孝敬父母,爱护孩子开始,将爱扩展到邻居、兄弟、同事、朋友。不以善小而不为,不以恶小而不弃,与善同行,才能争取“五福临门”。

第三,对于国家来说,民族伟大复兴的本质是国家富强、文化繁荣、人民幸福,那么,促进人们追求“德福之道”,促进整个社会健康和谐发展,才能将中华民族近代以来为实现伟大复兴的“中国梦”真正化为全国人民的幸福生活。

  • 【关闭】